河南第一网络媒体 扎根中原,领跑15年服务中原 传播河南 河南频道新版上线

商都女性

时尚
美容 时装 奢品 美体 潮流 图库
生活
健康 情感 宠物 乐活 星座 推广
精品
美搭 购物 化妆品库 视频 专题 时尚图库
娱乐
八卦 明星 交友 潮汛

向老公献殷勤被婆婆骂是风骚女

2013-04-15 14:39:52出处:太平洋女性网作者:阅读:

导读: 向老公献殷勤被婆婆骂是风骚女 20岁那年,我和张治从闽北的一所职业中专毕业,他学的是电工,我学的是美容美发,我们的恋爱遭到双方父母的反对,我妈甚至还以死相威胁,但从小受到

 向老公献殷勤被骂风骚女

向老公献殷勤被婆婆骂是风骚女

    20岁那年,我和张治从闽北的一所职业中专毕业,他学的是电工,我学的是美容美发,我们的恋爱遭到双方父母的反对,我妈甚至还以死相威胁,但从小受到琼瑶言情小说影响的我,最后还是决定与张治“私奔”到了厦门,伤心至极的妈妈无可奈何,最后扔下一句狠话:“你再也不要回来了,我没有你这个女儿!”张治之所以不被我母亲接纳,是因为他小时候爱打架,是我们古镇里有名的“坏小子”。其实,他也有不少优点,比如热心肠、对朋友讲义气、勇敢、肯吃苦等,当然最重要的一点是他爱我。其实,很多时候,他与人打架,都是因为我,我发育早,特别是体型方面,老天很垂青我,呼之欲出的胸部常常让一些心怀歹意的男孩儿对我乱吹口哨,而这一切对张治而言,是不可原谅的,他总会及时地挺身而出,保护着我。张治的叔叔是当地的武术教练,他因此也会一些功夫,当时,我很崇拜他,觉得与他在一起,才有安全感。就这样,他赢得了我的芳心。

  初到厦门,举目无亲,我们先把所有的钱都用在租房上,然后各自找工作。大约五天后,我在“芙蓉”美发厅里上班,先从洗头工做起,不久,张治在一家装修公司里应聘成功。那段日子,我们都专心于自己的工作,因为穷怕了,我们必须努力挣钱,我们有个设想,每月都给我父母寄300元钱,相信他们会“金石为开”,会回心转意。两个月后,我们兴奋地在邮局里给家人寄出了第一笔汇款,是的,我很在乎双亲的祝福,只有他们真正接纳张治,我们才会结婚。
  一晃3年过去了,父母却一直不能原谅我们,虽然他们照单全收我们寄回去的血汗钱。这时,张治的心理也开始失衡,他的牛脾气爆发了,他要我马上与他结婚,否则就各走各的路。事实上,我们已经同居,鉴于这种情况,我只好含泪点头,我总认为,女人的天职就是温顺,如果爱他,就得听他的。我们没有举办婚礼,只在春节期间,他一人回去托人打了结婚证书,人生大事就这么办妥了。捧着鲜红的结婚证书,我不禁悲伤地哭起来,张治有些不耐烦地挥着手说:“哭什么,今天是我们大喜的日子!”想想也是,既然走到这一步,何不开心面对?可是,新婚又新在哪里?
 
  我们已同居三年了,我早已把处女之身交给他了。张治在抱我往床上“扔”的时候,我已不再兴奋,曾经我是多么慌乱和激动,他的粗野是多么的具有魄力,当初我完整地把自己交给他,是因为他是我的国王,是我崇拜的强有力的男人,正如我偏低的体温,注定需要这种血性的男人来“加温”,言情小说里的很多令我脸红心跳的细节描写,不都是这样吗?男的进攻,女的就范,灯灭了,月色斜斜地从窗口进来,女人的痛、幻想,或者奉献,就这样在美丽的想像中进行,无怨无悔。事实上,我也如此实践着三年的青春,可是今夜,是新婚之夜,他不该就这么简单地把我扛起来,毫无新意地随手把我“扔”到床上去,我要变得丰富一些,做新郎的他应该更缠绵一些,因为今夜我是他正式新娘。于是,我从床上爬起来,对他说:“等一等,我还没准备好!”这样的“台词”,张治显然是听不惯的。
  他有些赌气地掏出烟,点了一根。他在极力调整自己的呼吸,他是急性子,可以看出,他有些不悦。我点了两根早已准备好的红蜡烛,然后随手关了电灯,不足20平方米的租房里,第一次显出一些迷离的美。丈夫掐灭抽了一半的烟,朗声叫道:“老婆,过来,我急了,你到底还要玩儿什么花样?”真是令人讨厌,他怎么一点儿不配合我的心思!我本是想脱下外衣,亮出新买的蕾丝内衣,但被他这么一催,我刚刚燃起的浪漫火焰一下子就被吹灭了。丈夫再次伸手拉我,他的力气很大,不费吹灰之力,我就就范了,他重新把电灯打开,这是他的爱好,他喜欢开灯做爱,我却不喜欢,总有“光天化日”之下的感觉。我一直很不适应,但他是我的男人,我不得不听从他,他的口味就是我的品味。本以为“新婚之夜”会做些改变,可是初战告“败”,他蛮横惯了,或者说我用三年的软弱与听话,把他给惯坏了,“国王”是我扶植的,我不做奴才,国王答应吗?
  从洗头妹做起,三年后我渐渐成了“主理”,成了发屋里的“老师傅”。我每天早上9点30分上班,夜里一般要到1点多才回到家。一整天下来,非常累,因为必须要强打精神、态度亲切、笑容可人、动作温柔,因为顾客就是上帝。不过,我很喜欢这项工作,它让我从中学到了很多东西,一个乡下来的打工妹,慢慢成长为一个“时尚人士”,这真的来之不易。一有空,我就看一些时尚杂志,并向一些名师傅请教取经,我的审美情趣得到很大提升,对时尚的把握也更到位,加上我的善解人意,很多客人,不管男女,都喜欢让我给他们做头发或头部按摩和洗头,因为我会陪他们聊天,像个客串的心理大师,让他们心情变得轻松、愉悦,不少有钱有文化的女客人都把我当朋友。
 
  其中一位女士,是银行经理,她先生也是公司老板,非常恩爱,他们总是成双成对地来,有时那先生纯粹就是陪夫人来,但无怨无悔,非常绅士有礼!真是令人羡慕。一天,那位女士一个人来了,我好生奇怪,便笑问:怎么今天一个人来?那位女士说:“孩子生病了,他在家照顾孩子。”我忍不住夸她丈夫几句,她很感慨地说,她原来可不是这样的,一心只想做个贤妻良母,但后来发现丈夫变懒了,对她“横行霸道”,眼看形势不妙,她及时调整战术,不再因为爱丈夫而忘了爱自己,什么事都要与丈夫平起平坐,慢慢地,丈夫又“变回来”了……
  那位女士的一席话,对我刺激很大,原来我也一直忘记“爱自己”,结果纵容丈夫的大男子主义思想无限膨胀,最后还是自己吃亏。与那位女士及先生相比,我越来越发觉我和张治的婚姻有问题,彼此不平等,他心目中只有“我需要”,而从不问我要什么。每天午夜,我回到家,洗完澡,本想好好睡个觉,可已睡了大约三个钟头的他正精力充沛,所以他总要行周公之礼,在他看来,性爱就是一种“发泄”,他从不讳言,甚至坦承,白天工作很累,在工地里不仅要听从老板的指挥,还要看房子主人的脸色,只有回到家里,才觉得做人有意义有尊严,而排解内心不满与压力的最好办法,对一个大男人而言,就是性,每每这时,我不得不为他“服务”。他常说:“你在发屋里都可以为别的男人洗头、按摩,我是你的法定丈夫,为什么不能享受你的这些服务?”
  一天,我应那位女士之约到她家玩儿,因为她先生出差,她一个人在家有点儿不习惯,便请我到她家里喝一杯……那是一个富丽堂皇的家,我仿佛走进了天堂,他们的卧室叫“伊甸园”,床是从香港购置的,叫什么“性爱床”,浴缸也是进口的,好大,可以夫妻一起洗鸳鸯澡,还有按摩、“冲浪”等功能……那位女士说,他丈夫很体贴,所以“睡觉”对她而言,是一大人生享受。丈夫不在家,她还真有点儿不适应。无意中,她问我有没有采取什么防护措施避孕,我支吾了老半天,才如实说出我们简单乏味的性爱--我丈夫喜欢“全裸”行房,就是不用安全套,他讨厌那玩意儿,说容易失真,不畅快淋漓,所以一般是在千钧一发之际,紧急采取体外射精,有两次动作怠慢,我意外怀孕,两次药物流产,苦不堪言,后来,我吸取了教训,通过提前服用避孕药来应付。由于服用了过多的药物,所以脸上雀斑一天天多起来。
  那位女士听完我的叙述后,很是惊讶:“你丈夫太自私了,你要学会说‘不’,这是女性最高的权利!”这些话,我过去从未听说过,那么新鲜,那么惊世骇俗,可又是那么有道理,我决定从此摇身一变,变成一个有自我意识的现代女性,不做性爱配角,我就是爱情女主角,用那位女士的话说就是:“你要复辟。”
 
  回到家时,已是凌晨两点一刻。我毫不睡意,内心有种喜悦,也许那是一种觉悟后的兴奋。丈夫早已醒了,显然在1点多时,他已条件反射地醒过来,摸摸旁边枕头,妻子不在,他便起来抽烟。所以,我一进门,他便闷声问道:“哪里去了?打电话到发屋去,他们说你12点就离开了,莫非你去……”我打断他的话,兴高采烈地把我去那位女士家的见闻全部讲给他听,他冷笑一声,便以恶狼扑羊之势,迫不及待地把我纳入怀中。
  捶打他的肩……暴风骤雨之后,我突然体味到一种过去从未有过的快感,那应该就是那位女士说的“高潮”吧,我初战告捷,第一次在丈夫面前“半推半就”、“小有挣扎”、结果他的斗志更加高昂,我的快乐也更加高涨。原来,“拒绝”比迎合更有味道。事后,我丈夫也奇怪地一个劲儿问:“怎么啦?人都发抖了,真过瘾!”
  第二夜,我乘胜追击,买了一盒安全套回家。当丈夫又欲“非礼”时,我适时叫停,突然亮出安全套,要给丈夫套上,他不答应,我就翻身骑在他身上,强行上套,肉搏中,丈夫从以往粗犷的老形象中走了出来,渐渐露出了孩子气的一面:“好吧就听你一次!”我心里暗喜,因为他终于可以商量了,我又赢了,而在过去,我是从不敢争取什么性权益的。我及时奖励了丈夫,刚开始,他有点儿不适应,但渐渐地,我的反应强烈起来,他也有了感觉,学会了延长时候,也学会了“分下心来”听我说话,而过去,我们可是一头走到黑,没有什么节奏可言,只由丈夫一锤定音的。没有声音,什么戏都唱不出来。现在声色俱备,我给丈夫以全部风貌,他终于尝到了甜头。
  那位女士说,男人不要死靶子,他们更需要一个甜蜜的敌人,所以做太太的要善于说“不”。随着婚龄的增长,男人的口味也会有所发展,原先他们会崇拜处女、纯情、羞涩等东西,渐渐地,他们更需要口味重的东西,比如辣的、热的,还有就是“风骚”。可是,我是良家妇女,该怎么妩媚呢?那位女士言简意赅地把它概括为四个字:“良性的骚!”
  从此,我学会了调情,学会了勾引丈夫,并且开始尊重自己的生理反应,有快感就喊出来,并且以自己的身体为傲,不再仇视一度被自己认为不太言情的丰乳肥臀,我这才发现,性情的改变,原来可以营造出千娇百媚的风情,本钱没有变,但那种气韵却变了,我也因此变得更加自信,自信得可以与老板谈判提高工钱,自信得面对心怀不轨的男人可以大声地斥责。因为性爱的满足,我容光焕发、意气风发,职场里更加如鱼得水,生活中更加挺直腰杆。
 
  而我亲爱的丈夫,如今也开始变得温柔有礼,好女人是一所学校,我把丈夫改造得很绅士,虽然是国产货,但他已经很赏心悦目了。曾经他只片面地把性爱当作一种索取,现在他也把它当作一种经营,是的,它叫“造爱”,而不仅仅只是“排解”压抑。有人说过,爱情是简单的,性爱则是奢侈的。我们这对打工夫妻虽然没有那位女士的性爱床、按摩浴缸,但一样可以把性爱调弄得很丰富,因为性爱品质不仅仅取决于工具,还在于心灵,在于心理的建设。
  从纯情听话,到“小有挣扎”地说“不”,直至包装成“良性的骚”,我发觉,爱情是一种能力,需要学习;性爱则是一种好罐头,过期了,就会变质,所以要保持常新,就要不断变换,力求永远时鲜。问题是,爱人只有一个,所以学会改变自己,是婚姻的第一要务,也是情商的一大考验。
  就在我们夫妻关系走向成熟的时候,发生了一件很意外的事。一天晚上,张治骑车到梳剪厅找我,急急地把我叫出来,瞪着我问:“安全套怎么少了一个?昨晚还有六个!”我一时没反应过来,气急败坏的他以为我一时编织不出谎言,一定是红杏出墙了,便不由分说地给了我一记耳光:“不要脸!”然后转身离去。我羞辱难当,这太可怕了,丈夫虽然以往粗野霸道,但从未打过我,这次他对我如此不信任,并且不问青红皂白就给我难堪,到底是因为什么?难道少了一个安全套就意味着我不忠?
  当我忐忑不安地随后赶回家时,丈夫正在一个人喝闷酒,我觉得他的脸色依然难看,便不想辩解,只是取出一个纸杯,倒了一杯酒,在离他不远处也大口地喝起来……丈夫终于开口了:“你学坏了!你看,连喝酒的样子也变了……”一场大规模的争吵终于爆发,我们扭打在一起……直到我们累了,这才安静下来。我没有争辩,也不想争辩,因为我根本就不知道家里到底还剩下几个安全套。我只清楚地认识到一点:丈夫对我极端的不信任。终于,他酒后吐真言:“我就是不信任,你是波霸,天天有男人向你献殷勤,还有坏女人教你怎么风骚,我早就有预感你会变心……”
  原来,我丈夫喜欢的只是“女人的坏”、“女人的骚”,而不是真心希望我个人的性觉醒,不希望我变“坏”、变“骚”,他的本能决定了他喜欢女性床上“坏”一点儿、“骚”一点儿,但他狭隘的大男子主义心胸又决定了他对自己太太的“坏”与“骚”抱有戒心与偏见。我真是两难了,本以为这样可以讨得他欢心又不委屈自己,想不到吃力不讨好,还招来冤屈。我真是有理说不清。
更多
验证码:验证码    匿名发表